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月收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回复: 3

乾封泉宝与乾元重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7: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自笨笨《铸币通论稿》
第七节 乾封泉宝与乾元重宝
1、乾封泉宝铸币。
(五代后晋)刘眗《旧唐书·食货志》:“至乾封元年封岳之后,又改造新钱,文曰乾封泉宝,径一寸,重二铢六分。仍与旧钱并行,新钱一文当旧钱之十。周年之后,旧钱并废。”
(北宋)欧阳修《新唐书·食货志·四》:“乾封元年,改铸乾封泉宝钱,径寸,重二铢六分,以一当旧钱之十,踰年而旧钱多废。明年,以商贾不通,米帛踊贵,复行开元通宝钱,天下皆铸之。”
(北宋)王溥《唐会要》:“乾封元年五月二十三日,盗铸转多,遂改铸新钱,文曰乾封泉宝,钱径寸,重二铢六分。”
(清)戴熙《古泉丛话》:“乾封泉宝,唐高宗时铸钱,用元号源于汉兴,滥觞于孝建、景和、永光,乾封以后无元号者寥寥。”
(民国)吴殿臣《吴氏泉说》:“乾封二字出《史记》,音干湿之干,读若干非,乾坤之乾也。”
乾封泉宝铸币其于唐高宗乾封元年(公元666年)时所铸行,这是唐代首次铸行以纪年号为铸币名称的铸币货币,其也是高宗尝试性的一次币改行动。开元通宝作为一种新形式的通货铸币运行至高宗时,其铸币的货币价值越来越高,相对的物价则是越来越低。可此时的唐廷只看重铸币的无功符号价值部分,完全忽略了铸币的货币含金量内质。其一厢情愿地铸行了几乎没有了购买力的,一文当旧钱之十的货币符号即乾封泉宝新钱。对乾封泉宝铸币不能称其为是当十值的大钱;因为它不具有当值大钱的货币内质功能,其是属于定值的纯符号制铸币货币。乾封泉宝虽然是以新的铸币定制所制造的,其“径一寸,重二铢六分。”的铸币,但是与其开元通宝的铸币定制“径八分,重二铢四絫。”相差无几。所以无论是在其体积和重量方面都没有构成与开元通宝近似的倍数关系;而且实际上该铸币大多与开元通宝铸币的定制参数相同。虽然今见其有乾封泉宝铸币的币径及单重量略大于开元通宝者,但这并不意味着是当值开元通宝大钱的标志。
乾封泉宝定值十钱与其后的乾元重宝当十值的大钱铸币,这两者之间有着不同的货币性质。其前者只是一种几乎没有货币含金量的铜质货币符号(对受众而言),而后者则是将其货币含金量进行了超程度虚值化的铸币。这两者之间貌似相同,其主要的区别是:纯符号制铸币在其铸币货币价值内质为考核含金量时,即自唐朝开始铸行开元通宝铸币货币时;若是其铸币的货币含金量严重脱离了主货币的含金量,(在铸币尚不是流通当中的主要货币时。)那么该铸币货币就会失去衡量价值的尺度;其就不具有货币的各项功能且不能为其经济活动所服务;铸行者无论是在铸行时或者在回笼时都会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铸币当值大钱则不同:其无论大钱本身是多么的薄小,它们都是以铸币个钱的基本价值单位来作为其铸币货币当值含金量的保障。若是它们的当值价值能够与基本单位铸币个钱之间的兑换畅通无阻的话,则其铸币的货币功能就会十分的充盈且具有较高的货币信用。只要是铸行者对其进行切实的当值价值回笼,铸币当值大钱的货币信用就能够得到保证,整个铸币体系就会建康的在社会的经济活动当中运行,并积极的为其服务。
乾封泉宝铸币是在市场物价水平低平的情况下铸行的;是其超经济力冠以铸币高额的货币价值催促了市场物价的暴涨。乾封泉宝铸币一经推出,唐廷很快就察觉到这一扭曲了货币性质的铸币在流通中对统治者的利益有着极大地伤害。因为乾封泉宝铸币的内质没有货币含金量的信用,所以当它们进入流通交换时其符号价值部分就会被铸币货币的基本单位个钱的货币价值所排斥掉。此时的乾封泉宝铸币实际上已经回归到个钱的价值地位,其若是一当开元通宝十枚通行,则原与开元通宝铸币相计值的布帛货币的价值随即就会增加十倍。(此间布帛的货币地位己经趋于铸币相当,但仍旧是流通中的主要货币。)不但如此,市场流通中所有的各类商品价格顿时也会增加十倍以上,于是在交换当中就会出现“钱轻物重”的现象。【1
在基本生活物资自给自足自我再生的小农封建经济交换活动之中(开元、天宝前),其物重则首先伤及统治集团的根本利益;因此这一错举很快便得到纠正。这是因为此时国家的赋税等项财政收入是以铸币的货币价值单位计算,但依然以本色缴纳。例如;原本需上缴价值开元通宝百钱折米百斤的赋税,可今乾封泉宝十钱即当开元通宝百钱;此时若是以乾封泉宝十钱与布帛的货币价值折算只能折米十斤;况且中央政府在市场中的采购行为(军粮、饲草等)无不面对如此状况。高宗时期铸行乾封泉宝铸币的初衷是想凭空增加国库的财力;但事与愿违其反而给国家财政带来了极大的损害。
铸行乾封泉宝铸币失败的原因:一是乾封泉宝铸行后随即在流通中就受到了开元通宝及布帛货币的挤压;但主要的是铸币的受众对此铸币的货币价值毫无信心,其以水涨船高的物价水准来抵制对其的使用。再就是开元通宝铸币迅速贬值并且急速的退出流通,使得本来流通中就十分紧缺的铸币货币更加短缺,使得原本平稳的物价发生结构性的暴涨。这是一种在通货紧缩情况下的物价膨胀,是由于人为的因素所造成的经济秩序的混乱。于是唐廷在乾封二年正月其唐高宗便下诏更改:“其开元通宝,宜依旧施行,为万代之法。乾封新铸之钱,令所司贮纳,更不需铸。仍令天下置炉之处,并铸开元通宝钱。”【2
乾封泉宝铸币实际的铸行时间仅为七个月,其时间短铸量少今亦少见。其乾封泉宝完全是使用开元通宝铸币的铸造生产工艺技术鼓铸生产的,因此它们是一母所生的孪生弟兄。乾封泉宝铸币所使用的浇铸型具是泥砂质合型式的精制型具,这种铸币工艺技术的现代再现其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旋读,成品铸造精整。
乾封泉宝铸币:
乾封泉宝,隶书旋读,币径自二十五至二十八毫米,穿径七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三点四至五克之间分布。
2.乾元重宝铸币。
(五代后晋)刘眗《旧唐书·食货志》:“乾元元年七月,诏曰:钱货之兴,其来久矣,代有沿革,时为轻重。……御史中丞第五琦奏请改钱,以一当十,别为新铸,不废旧钱……宜听于诸监别铸一当十,文曰:乾元重宝。其开元通宝者依旧行用。……二年三月,琦入为相,又请更铸重轮乾元钱,一当五十,二十斤(?)成贯。诏可之。于是新钱与乾元、开元通宝钱三品并行。寻而谷价腾贵,米斗至七千,饿死者相枕于道。乃抬旧开元钱以一当十,减乾元钱以一当三十(重轮)。……上元元年六月,诏曰:……其重稜五十价钱,宜减作三十文行用,其开元旧时钱,宜一当十文行用,其乾元当十钱,宜依前行用。……宝应元年四月,改行乾元钱,一以当二;乾元重稜小钱,亦以一当二;重稜大钱,一以当三。寻又改行乾元大小钱,并以一当一。”
(北宋)欧阳修《新唐书·食货志·四》:“肃宗乾元元年,经费不给,铸钱使第五琦铸乾元重宝钱,径一寸,每缗重十斤,与开元通宝参用,以一当十,亦号乾元十当钱。……第五琦为相,复命绛州诸炉铸重轮乾元钱,径一寸二分,其文亦曰乾元重宝,背之外廓为重轮,每缗重十二斤,与开元通宝钱并行,以一当五十。是时民间行三钱,大而重稜者亦号重稜钱。法既屡易,物价腾踊,米斗钱至七千,饿死者满道。初有虚钱,京师人人私铸,倂小钱,坏钟、像,犯禁者愈众。……肃宗以新钱不便,命百官集议,不能改。上元元年,减重轮钱一当三十,开元旧钱与乾元十当钱,皆以一当十,辗铠鬻受,得为实钱,虚钱交易皆用十当钱,由是钱有虚实之名。……代宗即位,乾元重宝钱以一当二,重轮钱以一当三,凡三日而大小钱皆以一当一。”
乾元重宝系列铸币是因安史之乱在市场物价水平急剧上涨的时候,其为了增加国家的财政收入而铸行的铸币货币。乾元重宝与乾封泉宝铸币,它们在社会实际经济运行当中所处的境遇有所不同;乾元重宝系列铸币是随着市场物价的上升趋势所产生的铸币,而乾封泉宝铸币则反之。铸行乾元重宝系列铸币的本意是快速增加国库铸币的总数量,以期与日益增长的财政支出需求相适应。但是由于铸行者不顾忌铸币货币含金量的保障程度,致使其大钱制度不能得以顺利的执行。乾元重宝铸币与乾封泉宝铸币的货币性质,两者之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乾元重宝系列铸币是属于铸币的当值大钱,其是开元通宝铸币货币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乾封泉宝铸币则仅是一种铜质的货币价值符号,其后宋朝时的临安府行用钱牌与此同类;乾封泉宝铸币的货币内质游离于开元通宝铸币的货币体系。(按:其货币价值符号有信用货币与无信用货币两类。)
当值大钱的货币制度,其自开元通宝铸币基本摆脱了称重货币的内质,转型以货币的含金量来体现货币的价值衡量尺度时;自此该制度几乎再也没有被成功的实现过。这是因为其当值大钱与个钱它们是同一体系中的铸币货币,它们要担负起同样的货币功能(职能);做为具有同样货币内质功能的新型铸币,它们的单位货币含金量应该是一致的。但是如果铸行者发行与个钱相同货币含金量累积当值的大钱铸币,则是既对发行者无利,亦对受众无利。铸行者发行当值大钱的主要目的是看重了大钱虚值的无功符号价值部分;当铸行者对铸币无功价值符号部分的接受程度不加控制,其一味的扩展铸币的信用符号含金量时;势必就要减低铸币本身本位金属价值的保障部分,即大大的减低了铸币本质的货币含金量。这样的铸币货币一旦进入流通领域随即就会遭到正在流通的实际货币价值较高的各类货币的价值挤压,并迅速的迫使其降低大钱虚假的符号价值与流通中实际通行的货币价值靠拢(变虚钱为实钱)。假如此时当值大钱铸币利用铸行者的超经济强力进行抵抗,那么其货币的信誉将会崩溃,在社会经济的流通当中它将完全丧失其货币的功能而不能再充当流通交换中的均一媒介。乾元重宝系列铸币的铸行,其无疑给当时社会经济的通胀现象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是一种饮鸠止渴式的举止。这种行为被其后历代的统治者所忌讳,但时常又为其所用。
自唐朝的乾元重宝铸币开始;除了在五代十国当中有些国家将其铜、铁当值大钱赋予其相同的货币含金量使其铜、铁铸币同值通行在为小区域经济服务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外;余下的宋朝、元朝、明朝的当值大钱制度无一例外的都遭到失败的命运。在清朝时严禁鼓铸生产当值大钱被清廷制为祖训;道光朝时因守祖训几经犹豫未行的大钱至咸丰朝时再也守不住祖训了其便大钱横流了;但也很快就纠正到只保留当十值的大钱铸币,其上规格的当值大钱均停止了铸行。铸行当值大钱视同玩火,其初时尚能取暖,后则定将被其焚毁。
乾元重宝系列铸币货币,自唐肃宗乾元元年七月始铸到宝应元年四月停铸其大约铸行了四年的时间。因安史之乱“干戈未息,帑藏尤虚。”唐廷为筹措军费,于乾元元年由御史中丞、铸钱使第五琦请铸以一当十的乾元重宝大钱。乾元二年三月第五琦入相,九月又铸当五十的重轮大钱二十成贯。乾元重宝系列铸币其私铸者较多,各同类铸币的个钱单重量相差较大。今从留世的实物中察看,其乾元重宝系列铸币共计有:小型、小型重轮、当十值、重轮当五十值共四种,铸币背署的纹饰有祥云(卷云)、瑞雀(朱雀)、星纹、月纹、十字纹饰等。
乾元重宝铸币因其铸地不同,其所使用的生产工艺手段亦不同。公元一九九零年前后,从陕西省汉中及附近地区所出土的当十值型的乾元重宝铸币,其浇铸型具的型砂已经完全呈现粗化状态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的讲(以实物为据);此时的此物就是使用翻砂铸币工艺开始的标记。
乾元重宝系列铸币计有:
乾元重宝,十当钱(当十),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光背;币径为三十毫米左右,个钱的单重量三至六克、七至九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十当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光背,其元边星纹;币径为三十毫米左右,个钱的单重量为七点五克上下。
乾元重宝,十当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署右月纹、双月纹;币径自二十八至三十毫米,个钱的单重量为九克上下。
乾元重宝,十当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署穿上、穿下、对角祥云纹饰;币径自二十三至三十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四至六克、七至九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十当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署穿下瑞雀纹饰;币径自二十七至三十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六至八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十当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署穿上十字;币径为三十毫米左右,个钱的单重量为九克上下。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币径自三十二至三十七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九至十二克、十五至二十五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署纪穿上月纹、穿右月纹;币径为三十五毫米左右,个钱的单重量自十一至十八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署纪穿下俯月纹;币径自三十三至三十七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十至十五克、十五至十八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署纪穿上星、穿下星、穿左星、穿右星、穿孔上下左右四星、穿右圈(日)、穿下圈中星(日)纹;币径自三十三至三十五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十五至十七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署纪穿下祥云纹饰;币径自三十一至三十六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七至十二克、十三至十七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署纪四祥云纹饰;币径为三十二毫米左右,个钱的单重量为十二克上下。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署纪穿下瑞雀纹饰;币径为三十二毫米,个钱的单重量为十五克上下。
乾元重宝,当五十钱小型,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重轮;币径自二十三至二十七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三至五克、五至八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小型,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光背;其币径自二十三至二十六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二点五至五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小型,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署穿下俯月、穿上仰月、穿上下月、穿左右月、穿上星、对角星、穿上星下月纹;币径自二十三至二十六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三至五克之间分布。◎
乾元重宝,小型,铸币的面币文为隶书对读,其背署穿上、穿下祥云纹饰;币径自二十四至二十六毫米,个钱的单重量自二点五至五克之间分布。◎
对此类(◎)的乾元重宝铸币不能称其为小平钱,只能称其为是小平钱式或是小型式。虽然此时它们与开元通宝铸币的重量及体积相当并且与其同值通行;但是该铸币其本质上仍旧是属于当值大钱系列的铸币货币。这就如同清朝时其清廷所定制的,其个钱的单重量仅有六分铸重的同治重宝、光绪重宝当十值的大钱铸币一样;它们虽然与其小平钱的六分定制单重铸重相同,但它们却是大钱体系中的成员。小平钱的概念是指铸币最小的基本货币价值单位即个钱,所以我们对其体积貌似相同的当值大钱称其为小型钱为妥。
今见有乾元重宝小型钱其币材为铁质及铅质者,这应该是五代时期其前蜀或者是后蜀利用唐朝的铸模所铸行的产物,它们都不是唐朝时期所铸行的铸币。这就像铁质的开元通宝铸币不是唐朝官炉所铸一样,不能因为其铸币的名称是开元通宝或是乾元重宝就相当然的对号入座,认为它们都是唐朝时期的产物。要知道唐王朝的铸币货币是在其社会的经济发展当中变质了的新型铸币,其货币对其含金量的内涵表露还是十分含蓄的。此时如果很快过分的丧失其含金量的基本保障部分,即铸币本位金属的质量及重量;势必将会导致其铸币货币价值的符号部分瓦解,其乾封泉宝铸币就是一例;因此在唐朝时不会产生铜质以外其它金属质地的官方所铸行的铸币货币。(这里是指唐朝中央高度集权时期的铸币活动,不包括会昌铸币权下放时期及其后地区藩镇所产生的各类铸币及私铸币。)这与其后的五代十国时期有些国家赋予铜、铁当值大钱相同货币含金量其同值通行的行为完全不同。它们之间的不相同就在于唐朝的铸币货币是为广泛经济区域服务的大区域通货;而五代十国各国中的铸币货币则仅是为狭小的小区域的经济活动服务。五代十国时其各国之间的通货铸币货币仍旧是旧时的唐开元通宝铸币,其各国铸币的货币价值均与其相连定值。
假如五代十国时期其铜、铁同值的铸币货币为其广泛经济领域负责时,它们也将会在大范围的不平衡的经济活动当中很快丧失其货币的基本职能。今从其历史文献当中的记载完全能够得到这样的信息:即在五代十国期间除了旧时唐朝的开元通宝铸币以外几乎所有的各国铸币,其均不能作为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通行的大区通货铸币;当时它们的货币功能只能为其小区域的经济活动服务,有的区域甚至狭小到仅为一座城邑。即便是在铸币的货币体制已经十分成熟的宋朝时,其铁质铸币也是要按照货币发行区来进行铸行的,这正是其铁质铸币的货币属性不能为大经济区域服务的特质所决定的。铸行者十分明智的把铁质铸币限定在一个人为的小区域之中行用,以避免它们在广泛的不平衡的经济活动中夭折。其后历代对铸行铁质铸币的作法无不按照宋朝时的原则遵行,即把它们圈定在一个较小的发行范围之内。在唐朝时曾经几次进行过铸币定制的改变与创新,但从未见到有改变铸币币材的记载,那怕仅仅是一次尝试也不见有过。【3
本文对唐朝时期官方没有铸行贱金属铸币的叙述其仅是一种学术观点,它随时接受不同观点的改造。例如;近年来在两淮地区规模出土有铁质的开元通宝和乾元重宝铸币,不但其出土的数量之大而且版式繁多。熊彦先生将搜集到的大量标本进行研究,排列出开元通宝和乾元重宝铜、铁、铅质三类不同铸币的同类版式;该资料显示其铸币的造型模具是国颁的定制模具。尽管今见其铁质开元通宝和乾元重宝的出土地域过于集中,其尚不能完全证实铸行铁质铸币是唐朝的普遍行为;但是也不能轻易否认在唐朝的末期时其小区域执行过贱金属铸币的通行。事物的发展总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任何一种学术观点都应该接受被后浪所推翻的新进程,这也正是我们的期盼。
注释:
【1】:此间布帛的货币地位已与铸币的货币地位相当,但在流通中其布帛仍旧是主要货币。布帛作为交换媒介其既是钱币亦是物品;在经济活动的实际流通当中,有实物保障的货币价值对没有含金量的货币符号将会产生极大的挤压,最终会将其排挤出流通领域。
【2】:(五代后晋)刘眗:《旧唐书·食货志》;(北宋)欧阳修:《新唐书·食货志·四》。
【3】:(五代后晋)刘眗:《旧唐书·食货志》:“则天长安中,又令悬样于市,令百姓依样用钱。俄又简(捡)择艰难,交易留滞,又降敕非铁锡、铜荡、穿穴者并许行用。其有熟铜、排斗、砂涩、厚大者皆不许简。……其郴、衡私铸小钱,纔(才)有轮廓,及铁锡五铢之属,亦堪行用。”
今有以此文献为据言其唐朝时有铸造铁质铸币的行为,非也。这里的“铁锡”、“铜荡”等词均是形容词而不是在作为名词使用,况且这里的“铁锡”也不能和其后宋朝的夹锡钱相互联系。正确的理解该词的表意应是指贱金属铅锡类,在《旧唐书》的不同版本中也有将其书写为“铅锡”者。主要的是迄今未见有含铁比例较高的官方开元通宝铸币,因而不能以此为证。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月收藏网 ( 陕ICP备17000669号   

GMT+8, 2017-10-20 06:08 , Processed in 0.078284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